抗争八年,不屈不挠的顾雏军能成功讨回失去的一切吗?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0日 浏览量:254

来源:钟一 额滴神

这一次,顾雏军似乎看到了些许曙光。

1月11日,顾雏军向广东省高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时,广东高院很快就受理并立案了。“我11日递交的申请,他们14日就通知我的律师受理了。速度已经相当快了。”顾雏军对本刊记者表示。

图片

其实,早在2019年4月10日,顾雏军案终审判决,最高院撤销了扣在顾头上的两个罪名——虚报注册资本罪、提供虚假财务报告罪。那个时候,顾雏军就已经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然而,当时法院并没有判他“完全无罪”,而是留了个小尾巴——挪用公款罪并未撤销。

“我就想再等等,等罪名全部撤销了,我再申请赔偿。十几年我都等了,也不怕再等一两年。这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民法典》是否真正落实,关乎到整个民营企业群体的切身利益。”顾雏军平静地说。

图片

的确,在中国的司法史和商业史上,顾雏军案的符号意义,已经远超案件本身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成为人们理解产权保护新时代的注脚。

顾雏军说,假如法院判了我无罪,其他的损失我都认了,我只想拿回我被夺走的那部分。

“我要重新拿回我失去的”

顾雏军的申请赔偿事项清单,达16项之多。

其中,入狱7年,申请7000万元的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入狱前我个人一个月收入就是75万元,一年就有800多万,入狱后这些都没有了,难道不应该赔偿吗?”顾雏军说。

除了人身自由损害赔偿,还有5000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对此,顾雏军说,精神损失费稍微理由不太充分,但他的家人,尤其是父母,在他入狱后,生活艰难,早早去世,孩子的成长也无法陪伴,对他们的心理创伤是挺大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仅以上赔偿,已达1.2亿元。其他的事项则是赔偿其拘留前控股的4家上市公司的股份。以及非上市公司所拥有的近8000亩土地及地上建筑10余项赔偿。

顾雏军认为,这些都还是看得见的损失,还有一些无形的损失,他选择放弃赔偿了。

比如在2004年,也就是在他被逮捕的前一年,顾雏军旗下公司格林柯尔进入世界汽车领域,分贝在英国收购了商用车设计公司、在法国收购了一家汽车配件公司。然而由于他的入狱,两家公司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破产倒闭。这个颇具野心的计划就此泡汤。

之所以拖到现在才申请赔偿,顾雏军说,最主要的考虑是等到完全无罪了再去申请。终审之后无法上诉,但可以提出申诉。在去年10月份时,顾雏军向最高院提出了申诉,要求将挪用资金罪去掉。由于疫情原因,他在网上提交了申请。

假如最高法能够立案,很可能就能改判完全无罪。然而,等了3个多月,顾雏军没能等到任何答复。眼瞅着到4月10日是申请国家赔偿的最后期限,假如再不去申请,就等于放弃了这个权利。

此前,他的7位老同事在终审后就申请了赔偿。只不过,他自己的情况比较复杂,诉求更多。

图片

16年前,佛山公安局依据两条“完全不成立”的罪名,把他投进了监狱。同样因为这两条“完全不成立”的罪名,公安机关将格林柯尔系公司实施扣押、查封和冻结手续,最终导致顾雏军的商业帝国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如今,他要拿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从巅峰坠落谷底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搁在顾雏军身上,恰如其分。其人性格刚烈、脾气火爆,甚至还有些固执,这一辈子的是非成败,也皆拜这种性格所赐。

顾雏军1959年生人,江苏扬州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考上了江苏工学院,学的是内燃机专业。他是个理想主义者。那时,他的理想是拿下诺贝尔奖。这听起来,和吹牛没啥区别,但顾雏军倒是玩真的。

图片

毕业后,他选择留校搞学术研究。然而,却因为自己牛脾气,因小事当众抽了班长俩耳光,结果留校的事就告吹了。

不过,顾雏军并未放弃诺贝尔梦,又考入了天津大学制冷专业。1988年,他在英美合办的权威杂志《能源》上发表论文《一个新型热力循环的研究》,这就是饱受争议的“顾氏循环理论”。

对于这套顾氏循环理论,顾雏军觉得是一项划时代的伟大创新。而中国学术界却根本认同。认定其并不成立。甚至称之为“骗子”。而顾雏军却不仅坚持,而且还向批驳者提出了名誉指控。孤身一人单挑学术界。

可以说,顾雏军很早就是一个认死理的人,面对权威,他是从不屈服的。这也注定了他今后的人生路不会平坦。

许多年后,顾雏军凭借其个性,在中国制冷行业打下了一片江山,然而,也因其个性强烈,不屈从,不献媚,遭到打压,最终锒铛入狱,自己一手打下的商业帝国瞬间崩塌。

1989年,顾雏军在英国创立格林柯尓公司,发明了格林柯尓无氟制冷剂。此后,顾雏军用17个月的时间,收购了一家美国同业公司,使格林柯尓制冷剂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提高到20%,他个人也从技术人员变成了企业家。

图片

1995年,已经在全球建立了9家格林柯尓的顾雏军回到了中国。

2000年7月,格林柯尓科技控股公司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一举融资5.5亿港元,顾雏军名声大噪,成为当时中国企业界的领军人物。

2001年,顾雏军登上《福布斯》2001中国富豪排行榜第20名。同年,格林柯尓开始收购科龙,而也正是这一年,科龙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中国上市公司百强企业。

2004年8月,经济学家郎咸平指责顾雏军在收购地方国企科龙的交易中侵吞国有资产。由此,顾雏军的命运开始滑向深渊。

图片

2005年5月,证监会立案调查科龙。2005年7月28日,顾雏军因经济问题被佛山市公安局限制自由,9月2日被逮捕;2008年1月30日,被以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

顾雏军的个人命运由此发生了重大逆转。日后,顾案也因此被赋予了强烈的时代符号。

产权冤案平反比登天还难

7年的牢狱之灾,却无法磨灭掉顾雏军的斗志。这7年里,他从未认罪,这是他生而为人最后的骨气。

出狱之后的顾雏军曾说:“我怀念执掌5家上市公司的时候,但并不是因为我迷恋权力,而是我觉得那样就有机会将家电产业整合做强,有资金发展自主技术,甚至能够在国际上与全球巨头同台竞技。”

然而,7年的牢狱之灾,让他彻底地失去了实现理想的机会。

2012年9月,刚刚出狱的他给自己做了一顶纸帽子,上面写着六个大字:“草民完全无罪”!开始了艰难的“平反”之路。

图片

顾雏军高调出现在公众面前,其在北京召开见面会,称其因伪造的罪证和莫须有的罪名被关押了7年,并举报三名前官员和一名在任官员贪腐。

针对顾雏军举报证监会前官员,当天晚间证监会表示,注意到该举报并欢迎监督。证监会同时表示,各方应为自己的言行担责。

顾雏军在发布会上宣称自己完全无罪,当年法院的判决存在枉法行为,是受到了来自证监会以及广东省某些官员的压力,而这些官员与美的公司之间存在利益输送嫌疑。顾雏军称,美的当时是觊觎自己手中的科龙,“想通过买通官员的手段来达到零成本收购科龙的目的。”

美的随后表示,顾雏军对公司的有关言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其通过捏造事实并向社会散布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到本公司的名誉,公司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随后,顾雏军开始了自己的司法申诉之路。

2014年1月17日,这一天,是顾雏军出狱之后,在谋求“平反”路上取得的首个胜利。广东高院受理了顾雏军不服二审判决的申诉。并对案件进行重新立案审查。

当时,有记者问顾雏军:假如平反了,你还会东山再起吗?顾雏军回应称“第一步是平反,没有平反说什么都是瞎掰的”。

申诉的过程十分艰难,因为他的对手是证监会。与证监会硬扛,顾雏军算是中国商界第一人。

2015年6月,顾雏军提出行政公开申请,要求证监会公开两份文件。一份是2005年证监会对科龙电气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的相关会议纪要与参会人员名单等文件。

另一份则是2004年12月1日广东监管局向科龙电器出具《关于对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担保信息进行自查的通知》中第一项所涉“未结清保函,金融机构:广东发展银行第二营业部,金额:27691.47万美元”的保函出具时间、来源、内容、被担保人信息等。

然而,证监会以“国家机密”或“内部操作规范”为由,拒绝了上述申请。

无奈之下,顾雏军只得将中国证监会告上法院。对于证监会,他有一段极为深刻的评论:证监会已经将查办民营企业当做一门生意,收了钱的不查;没有交钱,对不起,得把你抓起来坐牢。

半年后,在北京中级法院的判决中,顾雏军胜诉,法院要求证监会公开顾雏军所申请的相关文件。

2015年,在起诉证监会的同时,顾雏军左右开弓,一边硬扛证监会,一边起诉海信科龙、青岛海信、海信集团等8被告,要求八被告赔偿他及格林柯尔系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至少489.61亿元;但广东高院驳回了顾雏军的相关上诉。

在与证监会的诉讼胜诉后不久,2017年12月28日,最高法宣布直接提审张文中案和顾雏军案两起重大涉产权案件,而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已于2018年5月被改判无罪,并依法返还追缴的罚金和财产。

最高法的判决,让顾雏军仿佛看到了希望。

2018年6月,最高法开始审理顾雏军一案,对其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三条罪状进行再审。

图片

检辩双方对案件进行了激烈而漫长的辩论,顾雏军等及其辩护人均认为各原审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要求依法改判无罪。

10个月后,最高法的终审判决是撤销了顾雏军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的罪名,却仍然保留了挪用公款罪。

也就是说,在平反之路上奋战了7年,顾雏军依然是个戴罪之人。

“这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了”

“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经正式生效实施,我希望我是第一个沐浴她的阳光雨露的人!”顾雏军对记者说。

尽管在整个“平反之路”中,遭遇过诸多挫折,但他始终对法律的正义,对未来充满信心。2012年9月,他出狱后接受采访时便说:“很多人对中国的法律没有信心,但我有信心,我认为只要你尊重法律,它就会有力量。你不相信它,它可能就没有力量。”

这并非是一句套话。而是他孤身奋战的最大动力。他说,他的自信心来自于这个国家推进依法治国,以及积极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取向。

“我始终相信全面依法治国的光辉会照耀到我身上,什么时候照耀到我不确定,但总会有这么一天,我一直这么相信。”顾雏军说。

图片

现在广东高院已经受理了顾雏军的国家赔偿申请,并且立案,“按照一般情况,半年内就能一审结果,反正我已经等了15年,再等一两年也没什么。”顾雏军说。

但大多数人认为,顾雏军申请的16项事项完全获批,几无可能。但顾雏军却说,“怎么处理我的申请,已经成为了保护企业家产权的风向标,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史上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顾雏军最终能否等来他想要的结果仍未可知。但他仍然重复的一句话说:“假如不能处理好我的这个产权申诉案,会令更多的民营企业家寒心,对国家的政策法规失去信心。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对我的伤害倒是其次,对整个国家的伤害才是致命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客户端,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0
有话要说 0 人讨论    254 人阅读

超天才网©2017 www.supergenius.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关于我们| 评论互动

超天才网©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