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批判郎咸平 破坏了中国教育的生态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2日 浏览量:311

温馨提示

本文4226字,阅读需要6分钟,如果忙建议收藏。

6月13日上午8点半开始,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大法庭公开开庭审理顾雏军案。顾雏军穿着一身西装坐在被告席,对案情和法律已相当熟悉的他,在法庭上屡次补充发言。去年12月27日,最高法院宣布直接提审两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分别为张文中案和顾雏军案。不久前,最高法院再审改判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无罪,此次顾雏军案再审,是否同样获无罪改判广受关注。

对于企业家群体,尤其是对于从事"中国制造"的企业家而言,顾雏军案是典型而具标志性的案件。

顾先生一直没有放弃为自己平反。2018年第一天,刚刚从全国工商联出来的格林柯尔系创始人、原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向网易财经感慨,他的案子在2017年底能逆转,“我认为这已经不再是我的力量了”。这一天,距离2012年9月,刚刚出狱的他顶着“草民完全无罪”的帽子出现在自己的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过去了5年零3个月。

59岁的顾雏军头发已然花白。他上身穿着深色西装,内搭白色竖条纹衬衣,没有打领带,下身穿着蓝色灯芯绒裤子,皮鞋锃亮。虽然穿得很立整,但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并不太精神。

5个月过去了,顾先生依然一身西装坐在法堂上。尽管目前还未完全水落石出,但雨过天晴的法治气象,那些秀台上的表演正在失去高光。比如因顾雏军科龙案声名鹊起的郎教授。本是教书育人的郎教授,因为为多家企业站台成为娱乐新闻里的头条。

01

秀场上的郎教授与企业站台明星

关于郎教授,最近的新闻是2018年5月9日凌晨,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了一起特大网络传销犯罪案件。随后网友贴出了郎教授和传销集团创始人的合影。而涉嫌“传销”的这家公司,郎教授居然给它站过台……

奉上下图,吃瓜群众自己体会。

其实这已经不是郎教授的“第一次”了。

郎教授站过的平台很多,不过“站台”平台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问题,人送绰号“江左霉郞”、“扫雷专家”。2017年郎咸平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最后不得不去派出所的事情。苦的是碧桂园本想找来郎教授做锦上添花的事却引郎入室,美丽的浙江台州芳名花容失色。

从相关视频可以看到,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被围在中间的车子寸步难行,周围喊声一片,甚至有人趴在轿车引擎盖上,似是拍着车子泄愤。

亚危机爆发波及了20个省份、22万客户、400多亿元投资,范围之广,金额之巨大,难怪泛亚受害群众如此“愤怒难当”。

此事一出,网友的留言、评论踩碎了各大财经媒体平台的沙发:“别人的话 不要轻易相信 ,郎咸平也不例外”。

也有网友积极呼吁:“金融领域的诈骗,国家应该管一管了,为其站台的专家也应负一定责任!同时,希望专家们洁身自律,不要什么钱都敢拿,说话不负责任!”

知名财经评论员吴其伦发表“伦语微评”称:“因为一次站台,(老郎)很难被界定为泛亚同伙。老郎竟然为泛亚站台,说明他对于金融领域相关企业的商业模式知之甚少。出台有风险,代言须谨慎!

言归正传,先还原郎教授与顾先生的江湖往事。最高法的重审,让顾雏军重新看到希望,在他的价值体系里,“名誉比生命还重要”。当年著名的顾郎论战成为两人事业的转折点,自此之后,一个身陷囹圄,一个爬上人生之巅,如今两个人的人设似乎要再次反转。

02

顾先生与郎教授的江湖情仇

顾雏军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事,他今时之境遇不会比现在那些最负盛名的企业家差。”2005年9月被捕,2008年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被判刑十年,在广东肇庆四会监狱里捱了7年,2012年9月顾雏军才再次获得自由,自此他便正式走上了“平反之路”,没有回过头。2017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当年顾雏军案件的再审决定书,他在微博上写着“十年了,终于等到了”,难掩激动之情。

尽管他已经不在意那些年的辉煌。但是他的履历及人生起落却让人扼腕顿足。因为你现在用的冰箱和吃的西瓜,你才可能接近这个人。

1959年,顾雏军出生在江苏泰县(现改名为姜堰市),是家中长子。18岁之前,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村青年,同时又是一个生长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家庭的农村青年。这决定了顾雏军的气质很微妙,他既有农民的朴实和不拘小节,又有读书人的聪慧和心机。

后来,顾雏军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大学生,1977年到1988年,他在江苏工学院与天津大学分别完成本科学业和研究生学业,又在两所学校里做了几年讲师。这11年间,顾雏军最大的收获是,提出了顾式热力循环理论以及根据此理论发明的顾式制冷机。此后,顾雏军开始下海。

海外辗转数年后,顾雏军最终还是决定回国发展。1996年,顾雏军来到了亚洲金融中心香港。在那里,顾雏军开始谋划搭建自己的资本运作平台。他几乎没有费太多力气,就获得了一家中资金融机构1000万元的投资,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主要资产就是在天津建立的一家制冷剂生产工厂。

2000年7月,格林柯尔公司成功登陆对经营业绩、规模要求都不高的香港创业板,顾雏军的第一艘资本“旗舰”浮出水面。2001年,顾雏军控股的顺德市格林柯尔公司斥资5.6亿元,收购了被誉为中国冰箱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20.6%的股权。收购科龙是顾雏军人生里程中的标志性事件,不仅使他声名大噪,而且也为他日后的牢狱生涯埋下了隐患。

收购科龙只是一个开始。2003年是顾雏军人生最辉煌的一年。这一年里,他在商场上如鱼得水,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同年7月,科龙收购西冷集团;12月,顾雏军4亿拿下60.67%的亚星客车的股权。

不仅如此,顾雏军作为中国第三代企业领袖代表当选了2003年“CCTV年度经济人物”,还入围了2003年胡润中国百富榜。那时的顾雏军风光无限,他是政府的座上宾客,被誉为“国企救星”。正是因为这段芳华岁月,顾雏军如今想起依然自豪满满。

抽丝剥茧,当年那些事中最令他难以忘记的人就是郎教授。格林柯尔大肆收购和扩张,终于引发了社会广泛的质疑。站在巅峰期和转折点的顾雏军不会想到,香港中文大学一位尚不成气候的教授,此后将成为他生命里恨得牙痒痒的“噩梦”。

那时候,郎咸平在五六年间换了五六家学校,他曾在日后如此回忆那段不得志的学者生涯“大家都在为学问而学问,这样太冷静太寂寞。一些学科被大牌教授把持着,你很难出名,只要他们不死,你永远只能打下手。”终于,顾雏军正中了郎咸平的下怀。

2004年8月10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指责顾雏军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他还明确提出:科龙被收购前连续两年高达8.3亿元和15.6亿元的巨额亏损实际上是利用不当的坏账计提方式做出来的,而其后的赢利则是将前期计提资金回转后带来的“虚假利润”。

郎咸平的文章在见报一个星期后,8月17日顾雏军正式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诉讼状,以个人名义指控郎咸平对其构成了诽谤罪。

一场席卷全国的“郎顾之争”从此拉开序幕。顾雏军想不到这次辩论最后将两人的命运引向完全不同的道路。当年的顾郎之争让郎咸平名声大噪。

实际上,郎咸平一直以炮轰国内知名企业行走江湖,除了格林柯尔,TCL和海尔均成他的靶标。但只有顾雏军性格暴躁,酷爱打官司,他对此事反应激烈,在他看来,郎咸平“只是一个小丑,一个做商业的人。”他前后两次反击,将官方研究机构以及学者搬出来救场,不仅没能中止这场争斗,反而把战火燃至网络,演变成一场网上全民辩论。

这场辩论中,顾雏军吃尽苦头,90%以上的网友支持郎咸平,而主流经济学家则经历了一个月的“集体失语”。以郎咸平为代表的民意大发泄,变得不可收拾,矛头从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瓜分国有资产,更进一步扩大为所有人之间的不平等与大众对社会不公平分配的不满。

在此期间,郎咸平完全站在了道德和民心的制高点。而顾雏军迎来的却是中国证监会的入驻调查。2005年5月,科龙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顾雏军曾痛心地表示“如果没有郎咸平的炮轰和中国证监会的入驻调查,科龙今年本是高速增长的一年……郎咸平等于是毁了科龙!他的很多说法都是胡说八道,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银行追债,开始只收不放了。”

说出这番话时,顾雏军大业已毁。两个多月以后,包括顾雏军在内的9名科龙及格林柯尔高管被警方控制,此后因涉嫌虚假出资、虚假财务报表、挪用资产和职务侵占等罪名被警方正式拘捕。2009年,广东高院宣布,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最,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最以及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罚680万元。

这之后,顾雏军开始了牢狱生涯,一待就是七年。

虽然顾雏军入狱并不能称作是郎咸平的胜利,但顾雏军定罪理由却被郎咸平言中。这场争斗里,郎咸平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他因此一战成名,成为为大众利益奔走呼号的“郎监管”、“最有良知的经济学家”。在顾雏军住在拥挤的牢房中,买烟贿赂杀人犯求保护时,郎咸平2006年在“上海社保案”中成就了自己正面形象的顶峰,经世济民,备受爱戴。

如今,顾雏军再次听到“郎咸平”的名字时,他带着笑意叹一口气。2002年,郎咸平写了一篇《从“科龙事件”谈柔性监管》,文章将顾雏军形容为“善良的管理人”,还将他在科龙只拿12元年薪的行为与当时的美国地产大王特朗普(现为美国总统)拯救破产企业时的艰苦作风做类比。

“那时候他写完这个还专门来我公司找我邀功,常常把我那辆粤港两地牌照的车拿去开,起码有五六十次。结果转眼,他就收了别人的钱,开始骂我,这个人无耻之极。”郎咸平是目前少数能挑动起顾雏军情绪的名字。

03

郎教授的重庆红与生意经

郎咸平第一次因为替人站台并遭遇信任危机。郎咸平2015年曾经为P2P平台望洲财富站过台,不过,这个平台的董事长杨卫国在2016年4月卷款10亿失联跑路了。

郎咸平也曾为另一家P2P平台快鹿站过台,2016年初快鹿集团因因香港电影《叶问3》票房造假陷入兑付危机。后有人爆出郎咸平父子与快鹿关系密切,尽管郎咸平对此在微博上发声明予以否认试图撇清关系,但仍旧遭受质疑。

作为著名的经济学家,郎咸平深谙利用名声变现之道,经常出席各种经济、投资、金融类讲座或论坛,利用身份赚钱。

某种程度上,郎咸平已经从“专家”变成了“砖家”,名声已经大不如前。尽管他还是著名经济学家,频繁的出席各种经济活动。当剑哥还是一个小小记者的时候有幸目睹了郎教授的风采,他简直是人民的 表演艺术家。那时郎教授的红和重庆的红联在了一起。有媒体记录了郎教授的言论:‘重庆模式’可以拯救中国房地产。他那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飘荡,教授的斯文全无,时而手舞足蹈,时而眉飞色舞。 剑哥记得那一天。 在首金公司主办的“美利山对话郎咸平2009中国财富影响力高端论坛”上,郎教授开始激情演讲,用了大量篇幅讲美国。

这一幕被重庆生动的写到了新闻纸上。大礼堂的入口处,身着米白色西装的郎咸平举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姿势,三步就跨上了专为他搭建的临时舞台。坐在巴洛克宫廷式沙发上,他不断挥动“大锤”,砸向那些“那么近又如此远”的宏大经济命题。 2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多次听过郎咸平演讲的人却感觉到这场堪称国内最贵的经济学演讲内容似曾相识。台下观众不知道的是,主办方花费了22万元来为郎先生的口若悬河买单。

这场声势浩大的演讲背后有一个标准的商业团队。至今关于他的经纪公司,度娘报告为137,000个。剑哥的确要感谢这个郎教授,为社会主义创造了就业。为人傻钱多的企业传道受业。演艺网站上都还挂着郎教授的照片。笔者致电网站上的经纪人对方回答出场费用30万。10年前朋友说起郎教授,无不表示此人:“缺乏商业精神,学术休养不敢恭维。重庆有人如果再请他那真是瞎狗眼。”

到底郎教授的金融布局是什么路子呢? 据《凌镜》此前报道,汉豪投资的官方介绍称,郎世玮系该公司董事长,郎咸平和郎世杰系该公司“领导”,但具体职位不详。同样,汉豪投资拥有多个特定字样的商标,包括“lang foundation”、“郎基金”、“郎世玮”及“郎咸平”等。

经济学家的出场费多少自然与其知名度大小形成正比,虽然许多专家的名望与其抛出的观点和学术江湖地位匹配,却也存在不少令人唏嘘的纯炒作行为。在经济学界,这些年郎咸平也鲜有建树,另一经济学家邹恒甫在2012年时就曾对郎咸平等人为利益高价为人站台的做法表示批评,不过批评归批评。 江湖又是风起云涌,神话变成笑话,大师变成大尸。郭美美倒了,被赞美的政商界人物正在谢幕。有句经典的电影台词是这样说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对于郎教授而言,就是顾先生已拨出亮剑,你接招吧!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客户端,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0
有话要说 0 人讨论    311 人阅读

超天才网©2017 www.supergenius.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关于我们| 评论互动

超天才网©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

关注我们: